文章搜索
文章 图片 产品
端砚推荐
文章排行
投票调查
 没有任何调查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端砚收藏与鉴赏 > 文章资讯 > 端砚小说 > 正文
一方有故事的砚/俞飞鹏
作者:俞飞鹏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13

我的书房有一砚,长15公分,薄薄的,通体近方形。砚堂浅开,无雕饰,上有一天然石眼,青绿如玉,分外出彩。

不知不觉中,此砚随我已近30个春秋。

1972年,我高中毕业,随接受再教育的浪潮,由上海下放到西双版纳一个偏僻的山村,住在一个人称“哑伯”的老人家里。老人孤身,寡言少语。每天出工、返工的进出一屋,很少主动说话。天一擦黑,老人摸进自己的房间,一晚便不再出来。一个人默默地躺在床头,胡乱找本书就着烛火翻翻,聊以打发空落的时光。

老人有一砚,每年雨季过后,他都要拿出照照阳光,擦拭一番,尔后小心翼翼地用红布包好,收起。

四年后的一个雨夜,我坐在了老人床边。病榻上的老人一改往日的无语,和我聊起了家常,话题说着转到了那方砚。老人说,这砚原是位云南省永仁县籍的国民党老兵所有。据这位老兵说,他家祖辈务农。明朝时,朝廷从湖南、江西迁来很多人,其中有个书生,到这边开了间私塾,教人识字读书。他的先祖因为读书用功,很受书生欢喜。通过书生指点,先祖成为当地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秀才。此砚是这位秀才就地取石所制,后来代代相传,到他出门当兵,年迈的老父将砚郑重地传给了他。

日本入侵中国,老兵随所属的国民党军第98师参加了“八.一三”凇沪会战,日军出动多于我数倍的飞机,对他们坚守的阵地进行疯狂轰炸,老兵所在的三连,瞬间被日军飞机投下的炸弹几乎炸没。昏天黑地中永仁老兵被炸去双腿,弥留之际,倒在血泊中的他对战友哭求,希望将祖传之砚交还给他的父亲。

老兵死后,这方遗留下的砚,在战乱纷纷的中国几经周折,到了国民党一个副师长手上。1949年,副师长途经昆明,他对贴身警卫口述了老兵遗愿,同时令警卫员在70小时内将砚交到老兵手上。

警卫员来到云南永仁,找不到老兵家人,自己却被当地山匪绑去充了苦力。“后来呢?”我问老人。

老人说,后来,警卫员舍命逃回昆明。这时,国民党已退走台湾,全国各地陆续解放,他不敢去他的家乡浙江,于是,说到这,老人看了看我,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我,东躲西藏了一阵后,隐姓埋名到了这里。”

老人话毕,我一阵心惊。想不到,解放二、三十年了,身边依然还有国民党,且近在咫尺,还是国民党军副师长的一个警卫员。

“我自知将不久于人世。”老人接着说:“之所以在偏僻的西双版纳山里过着,其中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因为战友的遗愿未了,现在,这个任务完成不了了。”说着说着老人的眼泪水夺眶而出。边流泪,老人边在枕头底下摸出了砚。

老人说:“这砚,就托付你了,希望有朝一日,你能交与老兵的后人。”

我伸出双手,接下这方虽轻但却沉甸的砚。

一周后,老人病故。

1979年,我回到上海。这么些年,生活的平和与安然,并没能使我忘却老人,忘却老人的嘱托。虽说几番云南之行没找到老兵的后人,但新近我已在永仁获知,永仁紧邻四川,其中的部分地段多年前已划入四川的攀枝花,老兵的一个亲友已知就生活在划入的地段上。还有老兵祖传的那方砚经确认是名贵的中国苴却砚,这砚现今就出在攀枝花市。

    〈此文,飞鹏创作于2005年,一个海峡两岸再度握手的非常时期。200563日,该文在《攀枝花日报》“岁月留痕”栏目发表〉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端砚名人博客:俞飞鹏 | 陈洪新 | 白描 | 钟道宇 | 玉润墨香 | 《玉界》电子杂志 | 《御府.和田玉》电子杂志 | 陈炳标
    企业推荐:郭氏端砚 | A宝玉器 | 砚趣斋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工艺美术肇庆020商城广东工艺美术中国四会玉器网肇庆文艺网
    肇庆数字文化网广东民间艺术网络前线中国古玩交易网喜木堂红木网大野艺术网家国艺术网
    本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律师 | 招聘信息 | 会员注册 | 投诉建议 粤ICP备09127662号
    中国端砚收藏与鉴赏网 版权所有 联系邮箱:qkhhuthp@163.com QQ:472684825 服务热线:13602990959(钟生)13660981210(陈生)
    技术支持:肇庆市智慧动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